左宗棠抬着棺材收复一块失地,相当于16个韩国,现发现百亿吨石油


  前言:自鸦片战争以来,原本强盛的清政府已经尽显颓势,大量的钱财流落海外,全民身体素质低下,政府目光短浅,官员腐败不堪,屹立200多年的清朝,已经到了大厦将倾之际。 世界各地的国家,对于地大物博的我国,早已垂涎三尺,都妄图来到中华大地,分一杯羹。

  t017e03588e1beee09a.jpg

  巅峰时期的清朝疆域图

  1850年,沙皇俄国单方面宣布库页岛为其领土,对于这件事清政府竟然毫无反应,各级官员从上至下尸位素餐、得过且过。

  这件事的影响非常恶劣,助长了他们瓜分我国领土的气焰。

  1865年,在沙俄以及大英帝国的幕后支持下,阿古柏趁着新疆维、回等族暴乱,趁机强占喀什噶尔新城,又攻占英吉沙尔(史称“阿古柏之乱”),入侵新疆,在新疆建立哲德沙尔汗国。

  1871年,沙俄再次入侵新疆伊犁,此时新疆绝大部分被外族掌控。

  新疆地域辽阔,面积166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16个韩国的大小,一直以来都是我国固有领土。阿古柏在沙俄以及大英帝国的支持下,建立王朝,其瓜分之意土非常明显。

  而此时的清政府已经无暇他顾,只能将此时暂且搁置。

  这一放,就是十余年之久,这十年之间,新疆俨然成为一块“失地”!

  t01e24917fa0063cac0.jpg

  经过十年的调养之后,清政府自太平天国运动的损伤中稍微腾出手来。就准备整顿军务,出兵收复新疆。

  然而此时日本的一个军事动作,让清政府收复新疆的决心,迟疑了。

  1874年2月6日,日本仅用3000余人,就攻占了台湾。

  这可将清政府吓得不轻,立刻通过外交手段赔偿送礼,将这件事暂时解决。然而这个战局结果,也让清政府深刻认识到自己在海防上的薄弱,于是又有了发展海防的想法。

  t01d2096d5c44fd7f66.jpg

  然而此时的边塞有沙俄、阿古柏入侵,海域有日本虎视眈眈,清政府国库已经见底,无法同时维持两方军需。因此关于抵御日本还是收复新疆,清廷中关于“海防”和“塞防”产生了激烈的争论。

  海防派的代表人物为李鸿章,塞防派的代表人物左宗棠。

  李鸿章认为北京距离海岸较近,日本虎视眈眈,随时有可能大举进攻。而新疆土地贫瘠(新疆具有非常丰富的石油、天然气资源,当时的人们自然不知道),不值得花费太大的精力与代价收复。因此建议“停撤之饷,即匀作海防之饷”

  t0120be7c057464a00d.jpg

  而左宗棠主要观念是“疆土绝不可失”。他在《复陈海防塞防及关外剿抚粮运情形折》中提出:

  “东则海防,西则塞防,二者并重”;不能”扶起东边,倒却西边“ 这里的“并重”并非让清政府同时支持两边的军务,因为左宗棠也清楚当前的国库情况。他在文中陈列海防与塞防的轻重缓急,认为

  不收复新疆,陕甘清军便会被长期牵制,不仅不能裁减兵饷、助益海防,而且是“自撤藩篱,则我退寸而寇进” t011bc7211429b4c103.jpg

  在双方争执不休的时候,时任军机大臣的文祥在奏章中陈述了自己的观点:

  前此所以力争者,我朝疆域与明代不同。明代边外皆敌国,故可画关而守。今则内外蒙古皆臣仆,倘西寇数年不剿,养成强大,无论坏关而入陕甘,内地皆震,即窜入北路,蒙古诸部落即将叩关内徙,则京师之肩背坏。彼时海防益急,两面受敌,何以御之? 文祥是清廷中德高望重的前辈,是满人重要官员之一。他思想开明,刚正不阿,在朝中不拉帮结派,深受慈禧太后的器重。

  在奏章中,他以明朝作为对比,强调若不收复新疆,任凭敌寇壮大,容易让蒙古部落产生异心,所带来的后果非常恶劣。蒙古是北京的屏障,若蒙古有失,则京师危已。

  文祥的一番话让“海塞之争”产生了倾斜。

  最终,左宗棠被任命为西征统帅,率领6万清兵精英,兵分三路向新疆阿古柏势力发起攻击。

  在与阿古柏对战之前,左宗棠命人打造简易棺材,让士兵抬着前往战场。左宗棠以此棺为戒,表达收复新疆不容有失,若收复不了新疆,他与将士们绝不活着回去!

  t010bb6212a82b781a1.jpg

  最终,在经过一年的努力,清军于1878年1月将阿古柏势力彻底从新疆清除出去,清朝取得了收复新疆之战的胜利。

  这场战斗也激起了清军的士气,捍卫了国家的主权和领土完整性的意识,左宗棠凭借此战足以名垂青史。

  如今新疆作为我国固有领土,在经过现代技术探查,发现新疆含有数量惊人的石油与天然气资源,石油资源达到上百亿吨之多,是我国出产石油资源的主要省份。不管是出口还是自用,对于我们而言都是一件幸事。

  t0121d58d76a88259d6.jpg

  而当我们享受现代的便利时,也不应该忘记当年抬着棺材上战场的老人——左宗棠(收复新疆时已经66岁),实乃当之无愧的中华英雄。

达到当天最大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