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东方玄幻] 仙凡八味(52)异宝难得人珍贵


  东方玄幻小说《仙凡八味》目录

  一盏茶过后,许小山已能将御使法决背得滚瓜烂熟,而心中大体也对转天盘有了大体的认识:

  这“八卦两仪转天盘”为道家至宝,乃是百年以前幽夜神府在一处埋骨之地意外所得,以至后来,此宝经数位先辈高人易手,辗转流传,才被一点点摸索出了御使之法。

  而当时王心璇执意独闯仙林,门中长辈忧其安危,故将此宝赠与她,如今,又到了许小山的手上。

  王心璇见许小山已经背熟,便说道:“我曾听长辈说过,多年来,此盘虽曾经数人易手,但未曾承认过其中一人,因而,这御使之法其实极为肤浅,如今只得飞行之用,并未穷尽。你若有幸得其承认,或许能发掘出它的真正威力。”

  许小山闻言,疑惑道:“被其承认?”

  “不错,”王心璇点了点头,“凡上等法宝,皆可通灵,御使者须得其承认,方能发挥无穷妙用。”

  话音落下,许小山手中转天盘竟蓦然颤动了三颤,果然似通灵一般!

  许小山大为讶异,王心璇却见怪不怪,又道:“被法宝承认的标志就是能与其合身一体,届时法宝如臂驱使,可收于体内,随心意变幻出各种形态。”

  “随心意变换出各种形态?”

  “你且看仔细了!”

游龙,自脚腕而起,往上身窜去。

  只见王心璇把伸出手掌,张开五指,这两道流光竟聚于手心之中,又化作两只火凤,互相旋舞;王心璇凑上脸去,两只火风也若欣喜孩童,飞到王心璇两侧脸颊,来回蹭去。

  王心璇微微一笑,火凤自脸颊飞开,落于一只手臂,金光一闪,竟化作两片金凤花纹,附于王心璇雪白肌肤之上,煞是漂亮。

‘赤金火凤链’,便已经承认于我,能与我合身一体,既可收于体内,又可随我心意变幻出各种形态,只不过我素来喜爱花绳,这才将其化作两道花绳,系于脚腕。”

花绳,系了上去,与之前无异。

  许小山看得目眩神迷,忍不住接口道:“那要怎样才能得到法宝承认?”

  王心璇道:“物各有性,得到法宝承认的手段各有不同,有修为强横者,以大法力迫其承认;有德高望重者,以品性感其承认;甚而有平平无奇者,便以平淡令其承认。”

  许小山看了一眼手中转天盘,两眼发热,便把转天盘放到桌上,用手指戳了戳盘座,接着紧张地看着它,神情期待。

  转天盘摆在桌上,若死物一般,岿然不动。

  王心璇失笑,道:“若这么简单就能得其承认,转天盘又怎会在百年之内,在我门中流转数人?你还是快收起吧。”

  许小山闻言,还是满怀期待地看了转天盘三四眼,待见到终究无用后,才略有沮丧地把转天盘收进怀内。

  王心璇这时又道:“说来也奇,这转天盘在我手上几年了,方才它那几下颤动,倒也算为数不多的几次显其灵性了。”

  许小山忍不住又看了怀里的转天盘一眼:“是吗?”

  “对了,”王心璇忽然正色起来,“还有一件事,你需要谨记。”

  许小山道:“什么事?”

  王心璇道:“便是当未被转天盘承认的时候,转天盘一经催动,则所耗甚巨,以你如今修为,一次催动,最多只能坚持两炷香,若然再多,则有性命之虞;而若欲携得第二个人同行,则所耗成倍增加,你恐怕半柱香都坚持不了。”

  许小山道:“此宝还能携带他人?”

  “不错,”王心璇的眉间露出了一丝忧色,“若遇到九死一生的险境,你也能携得许生安全离开。”

  “九死一生的险境?”许小山大为讶异,“咱们仨如今在这青竹小轩,何时会遇到九死一生的险境?”

  王心璇似有难言之隐:“这……这我不知道。”

  “不知道?”许小山看着王心璇,心中一动,问道,“你今天连夜教我转天盘御使之法的原因是什么?方才你说我背完法决后便会相告,如今我已经背熟,你也该讲了吧。”

  王心璇的眼中似乎有些许挣扎,一直未言,许小山便一直静静等待,也不催促。

  她想了很久,才道:“好。”顿了顿,她又追问道,“小山,刚刚在青竹小轩外,我处理掉尾随而来的宵小之辈,你问了我一个问题,你还记得是什么吗?”

  “自然记得,”许小山答道,“我问你,你说这些尾随的人只是探子,是否还会有后续来兵。”

  说到这里,许小山心中一动,脸色大变,脱口道:“你是说将会有更厉害的人前来,欲夺去你的性命?”

  王心璇忽然似有怅惘地看向了别处,轻声道:“以往每次我在一个地方被人发现之后,在几个月之内,便会有大批人蜂拥而至,趋之若鹜,这次……想必也不会例外。”

  许小山问道:“你方才所言‘九死一生的险境’,就是指这个?”

  王心璇点了点头,又说道:“往日我孑然一身,无牵无挂;想打便打,想走便走,但如今却实在不愿离开,若我执意留此,岂非会牵连到你和许生?这才极切希望你能多些保命的手段,以备不时之需。”

  王心璇未显露丝毫悲伤,但许小山闻言,却不由泛起无限怜惜,心道:“心璇说着轻松,但她孤身一人在外漂泊,不止要抵抗孤单,更要时时刻刻担心被人所杀,所受的苦与痛,又何止千万?”

  “小山。”王心璇突然唤道。

  许小山:“怎么?”

  “你说我是不是太过自私?”王心璇顿了顿,“我之前在房里拿着剪刀想了好久,倒不是怕疼,而是在想我若留下,你和许生定会陷入险境,真的正确吗?”

  王心璇似是心潮涌动,没等许小山回答,便又说道:“可我就是不愿,我从九幽之丘逃了出来,天南地北地四处游荡,就是想找到一个可以停驻的地方。如今我终于找到了,难道又要因为这天下的贪心之辈欲取我的性命而再次离开吗?”

  “谁知,当我终于下定决心的时候,你又来了……”王心璇看向许小山,眼中陡然噙泪,这一刻,竟显得无比柔弱,“可我就是怕,小山。我怕我这一走,就再也看不到你和许生,再也看不到我从小就希冀的生活、在眼前实现的可能了。”

  许小山不禁动容,走到王心璇身边,将她轻轻拥入怀中,这一刻,再不见令人闻风丧胆的幽夜圣女,而只是一个运气不太好的人儿,又遭遇了一件倒霉的事情。

  王心璇在许小山的怀中,未作抗拒,而是继续说道:“你知道吗,小山。在青竹小轩的这些日子里,是我活到现在为止最快活的一段时光。”

  “所以别怪我,小山。”王心璇哽咽道,“别怪我的自私,别怪我害了你们。”

  许小山这时早已两眼含泪,闻听此语,却不由笑了出来,他抚着王心璇的后背,轻声道:“我怎么会怪你呢?许生也不会怪你的,你长得这么好看,便单是日夜瞧着,就已心生欢喜了,又怎么会舍得你离开呢?”

  说到这里,许小山也心生感慨,眼前竟似乎浮现出风福佑、追风月和张毓三人的面容,续道:“至于那些欲取你性命的人,能打得过就打,打不过就跑,这天下间本就不太平,能得一两人为伴就已是难得,又何必舍本逐末呢?”

  “是吗,小山?”王心璇抬起头来,看着许小山,“你说得都是真的吗?”

  许小山认真地点下了头,抬起头来,又取笑道:“你就是这么好看,能让我和许生为此而以身犯险,在所不惜。”

  王心璇破涕为笑,随口道:“你是你,许生是许生,可不要混为一谈。”

  许小山心中微痛,这时却已不再在乎,如今看见王心璇重获笑颜,自己也傻笑了起来。

  王心璇眉眼间的烦扰尽去,想起一事,又问道:“小山,你说我送给许生的‘生辰吉乐、百岁无忧’八个字当做生日祝语,足够好吗?”

  许小山:“这‘足够’二字从何而来啊?”

  王心璇:“‘足够’在他平生唯一一次的二十一岁生日里,留下我的痕迹吗?”

  “这……这我不知道,”许小山微微一呆,竟忽然大胆了起来,道:“但我知道,在我平生唯一一次的二十一岁又八十三天里,一定有你的痕迹。”

  “是吗?”

  “永远。”

  话音落下,王心璇与许小山四目对视,许小山目光澄净,直透心底;王心璇陡然失神,脸上竟也慢慢地红了起来。

  “心璇,你……你喜欢我吗?”

达到当天最大量